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女皇武芸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女皇武芸

自从唐末朱温篡位后,苟延残喘的唐帝国彻底结束了长达289年的国祚,由于朱温得位不正各地节度使并不顺服,在经历了二十多年间各节度使互相征伐后割据政权逐渐减少,以秦岭淮河为线形成了北朝“瞾”,南朝“齐”两国。

第一章

大瞾赐世6年

瞾朝京都开封皇城内城天圣宫皇帝寝殿

雍容华贵的当今瞾朝皇帝武苓披散长发穿着半隐半现的轻薄衣裳半躺在榻上,闭眼假寐休息著,武苓皮肤白皙体态婀娜多姿,半个酥胸和两条长腿若隐若现,如果不明白的人肯定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妙龄女子竟然已经43岁了

床榻的四周由帘子遮挡着,一名穿着大红色锦龙袍的持刀女官站在幕帘前守卫著

女官名叫武芸,自从13岁她就一直跟在女皇身边,被朝中大臣称之为皇上的影子,是皇帝武苓的贴身侍从,身居正殿大监司,三省六部以及内阁的折子都要交给武芸所执掌的正殿司裁夺,小事武芸自己批示,大事再呈献皇帝定夺,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圣恩浩大。

“报——圣神天瞾皇帝”一名右手手持长矛左手按宝刀身披玄铁甲身高足有6尺余(一尺30cm)的禁卫军女兵进来单膝下跪沈声道:“福延候赵进求见。”

守卫皇宫的是由1……8万名身高6尺的高壮女兵组成的禁卫军。

“宣!”假寐的武苓眼前一亮道,福延候赵进今年26岁是专门替武苓物色面首的宠臣,因伺候武苓得力被封了个侯爵,朝廷众臣均不屑与之同伍,赵进也不以为意。

不一会儿一名女兵领着一名穿着沾著灰尘短打布衣的但样貌器宇轩昂的中年人进来,可能赶路来不及换衣裳赵进浑身都散发著怪味,连武苓身旁的女官武芸都抽了抽鼻子。

只见赵进一进来就双膝跪地卑微地行了个五体投地大礼:“臣福延候赵进拜见圣神天瞾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说完磕了几个响头。

“起来吧!”武苓笑着对赵进迫不及待的说道:“快来朕身边。”

“臣遵命。”赵进应了一声欣喜走向武苓的卧榻。

女官武芸面不改色伸手拉开帘子,赵进轻车熟路地转进去做在武苓身旁,赵进也是女皇武苓的面首之一,武苓喜欢与肮脏的男人交横,所以赵进就整天不洗澡,这也是朝臣远离赵进的一个原因,当然只有面首把身子搞脏点武苓喜欢,在朝堂以及平时武苓都要求官员衣着清净,如果官员也这么搞,把朝堂弄得乌烟瘴气那就准备收拾铺子回家吧。

“妳还穿衣服干什么?”武苓娇嗔道。

“臣这就脱……”赵进把腰带一解将衣服一脱丢出帘子外边,身子赤条条著一根硕长的肉条垂在跨间,武苓一伸手将赤裸的赵进一把拉进怀里,两人面对面互相夹住对方腰部坐着,由于很久没做过,赵进也不敢找其她女人,所以胯下软趴趴的肉虫刚刚贴在武苓结实丰满的腹部就充血发硬,顶在女皇的肚子上。

“妳这小兄弟不老实啊。”武苓媚眼如丝芊芊玉手握住了赵进的肉棒,上下套弄了一下,手掌托住赵进的子孙袋拿捏著,引得赵进的龟头越发发紫涨大犹如卵蛋一般,武苓贴在赵进的胸膛闻着赵进身上散发的雄性荷尔蒙的气味,那浓郁的气味是武苓最好的催情剂。

“啊~陛下手法~”赵进呻吟著猛地抱紧了女皇武苓,双腿紧紧夹住女皇的腰部,把肉棒紧紧贴在武苓结实有弹性的腹部磨蹭,武苓的手掌来不及抽出也被肉棒夹得死死的。

武苓的两颗奶子隔着绸缎紧紧贴在赵进的胸膛,赵进把双手手伸到武苓的后背隔着衣裳,手法娴熟地捏起一块块洁白皮肤按摩著,一只手一路下滑到女皇丰满浑圆的臀部上手掌狠狠拍了一巴掌,引得女皇发出一声呻吟,臀肉颤栗著。

由于赵进有近一个月没洗澡,而且来的时候故意把手掌用锅底摸黑所以这一通乱摸下来女皇武苓的衣服背部都是一块一块黑色的印迹,不知道的武苓身份的人还以为她被赵进凌辱著。站在床帘外边的女官武芸望了望帘子里正在淫乐的两人胯下也不由得湿润,心里骂道:真是不知廉耻的荡妇。武芸虽然对于女皇武苓不淫滥的私生活很是不耻,但是对女皇武苓还是忠心耿耿,要不也不会坐在这个位子上。

“啊~”赵进将手隔着衣裳伸进女皇的屁股沟里边,手指沿着武苓的腚门磨蹭著让武苓屁股一阵阵抖动,赵进手指向下一个反勾食指中指两根手指抠在武苓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部里边,丝绸包裹着赵进的手指在女皇的阴道里搅动,没一会儿就打湿了布裳。

“女皇,您真淫荡,比乡下窑子里的妓女还骚。”赵进在武苓耳边低咛著,说著情话,也只有这个时候赵进也才敢说这种大不敬的话,平时敢说这种话的都去见前朝皇帝了。

赵进将在武苓私部抠得湿漉漉的手指伸到武苓嘴边:“陛下,尝尝您下边的阴水什么味道。”说著不由武苓同意直接将手指塞进武苓的红唇里边,手指肆意玩弄拿捏著武苓红嫩的舌头,想着堂堂中原之主的武苓女皇在自己面前像个下贱妓女一样,赵进就一阵激动,妳们那些当朝高官有这个能力吗?

当然这只是赵进吃不到葡萄的心理,朝廷这些高官如果想要一亲芳泽武苓女皇也不会不同意,只是一但当了面首就只能辞除一切职务,彻底远离政事了安心当过不知道多久才会被“宠幸”一次的“男妓”了,而且女皇没准不再碰妳了,到时候可不是亏大了?女皇这么多面首只有赵进比较得宠,因为他不仅会哄女皇而且还有一根异于常人的肉棒,所以经常得到亲近女皇的机会。

但女皇巨大的性瘾让赵进有点吃不消,才不到30岁就和中年人一样了,这样下去岂不是等到50岁就老态龙钟?到时失去恩宠怎么办?所以在赵进一阵吹枕头风下,加上武苓也苦恼没有一个可以负责帮她找面首的人,所以让赵进专门负责物色特色面首进宫。

“恩~”武苓一把将赵进压在床上吟吟道:“哼,拿朕和窑子里的下贱女人相比!看我不惩罚妳!”

武苓将赵进压倒在床上后伸出红舌舔舐著赵进的脖子,甚至把高挺的鼻子埋进赵进毛发旺盛的胳肢窝里边闻吸那气味,胸膛、乳头、腹部、直至阴阜上的阴毛一路舔下来,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洗澡而且赶路赶得风尘仆仆的赵进被武苓这样一通舔舐,舔得浑身亮晶晶的皮肤比刚才洁白许多,一层泥都被武苓的嘴巴舔食干净了,这样的事连那市井窑子里边的妓女也不肯干吧?赵进想着。

武苓把赵进的龟头马眼抵在自己的鼻孔上,深深地吸气著,一股浓郁的腥味转进武苓的鼻子里边,女皇将龟头裹进嘴巴里边用里吮吸著,赵进被武苓吸得差点射出来,但还是凭着意志力忍住了,没一会儿整根肉棒也被武苓舔得干干净净的。

“哼,有长进嘛。”女皇见没把嘴里的阳具吸出精来嘟哝著。

“坐在朕的脸上。”女皇拍打着赵进的大腿躺在枕头上说著。

“遵命。”赵进起身来到武苓脑袋旁,扒开屁股将腚眼正对着武苓脸上,露出了漆黑发黄的腚眼子,顿时一股恶臭弥漫在围帘里边,连在外边的女官武芸也摸了摸鼻子心里骂道:真是下贱淫乱。

为了能满足女皇的“口味”赵进可是每次拉完屎都不擦,拉稀的话就用树皮刮一下,造成了赵进的腚眼经常痒痒的,而就是这样恶臭的肛门女皇武苓却对其如痴如醉,只见武苓将高挺的鼻子对准肛门贴了上去嘴巴里面道:“压紧!”

“是!”赵进一屁股坐下去,把整个屁股肛门狠狠压在武苓脸上,为了彻底执行女皇压紧的命令赵进把武苓的脑袋微微抬起然后将两条腿伸进枕头底下,这样上下用力盘坐在武苓的脸庞上。

赵进明显可以感觉到腚眼子有一条虫子在左右蠕动,而且可以感受一下到自己的屁股被什么紧紧吸著,赵进知道那是武苓的鼻孔,自己的整个屁股把女皇陛下呼吸的通道都堵住了,想着不可一世的北朝霸主竟然被自己这样一个普通人坐闷在屁股下,随时都有闷死的可能内心就一阵爽快,当然闷死什么的都是笑谈。

赵进瞄了一眼帘子外边的女官,武芸还是那麽纹丝不动,但是眼尖的赵进还是觉得女官的双腿在磨蹭著。

武苓现在已经不能呼吸了,自己的鼻子嘴巴都被赵进的屁股沟覆蓋著,随着氧气的减少武苓的双腿绷得紧紧的——终于武苓觉得胯下一阵水流喷涌而出,压迫自己呼吸的屁股也一下子离开,顿时大股新鲜空气涌入肺部……活着真好……武苓回味着刚刚濒死的味道。

这时候的武苓满脸通红,原本威严的面孔一副被玩坏的样子,嘴唇还有鼻子上有黑色发黄粪便的印迹,嘴角还粘著几根卷曲的毛发,不知是肛毛还是阴毛。

“痛快!”武苓还粘著毛的嘴喊道:“妳这招泰山压顶让朕很是欢喜。”武苓根本不像个女人,一点儿羞耻心也没有。

“替朕把衣裳脱了。”武苓道

“遵旨。”赵进熟练褪下武苓的衣裳,武苓的身上就穿着一间薄薄的衣裳,里边什么也没有穿,于是一副白皙建实的女性躯体显露出来,虽然武苓已经40多岁,但是身体还是犹如少女一般,双腿修长紧致,身材凹凸有致,说是20岁少女还是完全没问题,而且武苓身材高大,一对乳房以及臀部显得更是硕实。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武苓的身上有些伤痕,这是自然,作为马上皇帝武苓征战10余年历经百场战斗,当然不可能完好无缺,在当皇帝前武苓的肌肤不似现在这般娇嫩白皙,而是粗糙且是小麦肤色,操过武苓的人都觉得是在和男人做爱,当皇帝后有时间保养才有这般光洁,多了些许女人味。

武苓的身上刀伤箭伤不记可数,比如赵进现在摸捏的这颗浑圆的乳房就有一条巨大蜈蚣一样的疤痕,北面的创口也有就不一一描述。

“来!”武苓将赵进的龟头放到自己的阴道口道:“用力狠狠操我!操爽了重重有赏!”

赵进也不多言语直接把肉棒往武苓下体送进去,武苓的下体因为性爱过多,所以不可避免有些黑,不过练武的女子阴道就是不一样,还是那麽紧致。

武苓的肉腔把赵进的肉虫捆得紧紧的,每一次进出都把一些腔肉翻出,赵进把武苓翻了个身子,下体犹如一台重型攻城锤不断又快又狠撞击著,武苓的肉臀不断波动着。

“啊!快!”武苓四肢着地屁股和腰部形成一个美妙的曲线。

“我操死妳这条老母狗!”赵进一只手掌在武苓屁股上另一只手把武苓及臀披散的头发聚拢在手里犹如缰绳一般向后拉扯,赵进在龙床上像骑着一匹野马似的在猛烈抽动,引得武苓浪叫不断。

武苓可能嫌弃赵进的动作太慢转了个身将赵进按倒在床上(也不怕赵进肉棒折了),形成男下女上的姿势,只见武苓双手撑在赵进肩膀上,双腿跪在赵进双腿两边,武苓的屁股则上下快速抖动,大量淫水不断滴溅在床榻上,连站在帘子外边的女官武芸虽然看过多次但还是暗暗惊奇,这屁股根本不是旁人可以抖动这么快的。

那是自然,在武苓出现前整个社会还是要求女人要洁身自好,像武苓这么多面首只有前朝武周则天皇帝和太平公主了吧?这两位肯定也不及当今皇上。自从武苓登基并干出各种荒唐事后瞾国的女性地位犹如火箭一样往上生,在武苓这个活生生的榜样在面前瞾国女性可谓是慢慢变得和男人一样,从政经商入伍都不乏有女人,不过各种荒唐事也层出不穷,有姐妹共事一夫、有两夫共事一妻,母女争抢男子大打出手,两个女人为男人相互斗法、一些有钱人家富妇更是养著面首,上门女婿敢怒不敢言……等等在南朝唐朝看来都要进猪笼的荒缪事情。

“啊~”帘子里边武苓和赵进同时叫出声来,武苓瘫倒在赵进的胸膛上,胯部紧紧和对方胯部贴合著,赵进也死死抱着武苓,赵进的屁股不断抖动着,可见赵进把积攒了半年的大股浓精全部射进武苓子宫里。

至于会不会怀孕?武苓可不在意,对于已经生了13个孩子的武苓来说生孩子就像吃饭一样简单,武苓21岁占据宁州时候生了第一个孩子,那时候武苓势力还不强大为了获得当地豪强高氏的支持而联姻的产物,如果长子还活着今年也21岁了。

“不错,赏银500块,等下去库府取吧。”武苓满意地赏赐赵进,500块银元可以让一户五口之家过上一年富裕生活了。

“谢皇上。”赵进把武苓抱在怀里,肉棒还塞在其阴道里边泡著:“这次我云游列国替妳这条母狗可是找了不少小公狗。”

“呦,说与母狗听听。”武苓对于赵进称呼她为母狗毫不在意反而很喜欢这样和男子调情。

“我差人画了图像,哦,放在衣服里了。”赵进要起身捡被丢到帘子外边的衣服被武苓压着不让动。

“躺好别动。”武苓说著,对女官说道:“芸,把那册子拿来。”

“偌。”武芸回应着,翻找着衣服,找出一本册子递进帘子里面。

“就是这本?”女皇武苓很是欢喜。

“正是……”

武苓听着赵进详细介绍著图册上的男子……